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m.axb555.vip

那个瘦瘦的男生在摸我

那天晚上,补完习之后,我和好几个同学,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补习班楼下的一间茶铺喝茶。我还记得是补化学,老师是一个猜题超准的名师,我最喜欢去上一些爱猜题的补习班,每次上课都有一种满足感,觉得自己好幸福,那时候想,考大学一定没问题了!然而,谁知道……唉!

  好汉不提当年勇,别提了,继续说正经的吧!打屁闲扯之后,已经是十点多了,我看了看表,心想再不走就得叫出租车回家了,那要花我两百多块,我一个穷学生,那来那么多闲钱供我搭出租车?

  所以啦,我就和那一票同学说拜拜,赶紧离开了茶铺,在忠孝东路跳上了一辆262。那时虽然离补习班下课的时间有一阵子了,但车上还是挤着一大堆的学生,我奋力的挤到中间,在人群中随便就抓了一个把手支撑着。

  大家都知道挤公车的滋味,摇啊摇!每个人的身体随着车子晃向东又晃向西,呈现出一种可笑的规律。也因此,每个学生都练就出一套搭车也能看书、吃东西的本能。我望着窗外,那时还在挖捷运,坑坑洞洞真的是颠的我快昏了,我常怀疑,每天都会经历的事情,我竟然无法习惯?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紧急煞车来袭,大家都没预警,所以车上乱成一团。好几个人扑到别人身上去,还有个女生跌到一个男生的身上!真的是好夸张。突然,我发觉有东西正碰着我的裤档。我往下一看,赫然是一只手,正不偏不已的放在我的下体上面。我再抬头一看,原来是我前面的一个男孩子的手。这个男孩子看上去好斯文、好有气质,他的脸蛋好有书卷气息,他的身材瘦瘦的,真的是……啊!我说不下去了!他带着一副金边的眼镜,从他的制服和学号,我知道他是某个省中的高三生。

  后来回想,会发生这种事,应该和我的外表有一定的关系。高中的我还未脱稚气,也就是说,我高中的时候从外表看上去十足是一个呆呆的男孩子。那时的我还没染上一些坏习惯,不像现在看起来那么的沉默与颓废,我甚至还会在陌生人面前傻傻的笑,现在想起来真的会想找一个洞一头钻进去。

  却说当时,我抿着嘴巴望着他,甚么话也没讲,就这样望着他。我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心的,这个男孩子也慢慢的将他的眼光瞄向我。一碰到他的眼光,我的视线立即往一旁偏过去,原以为他会不好意思的立即将他的手拿开,但是隔了一会儿,他的手依旧触碰着我的下体。这下轮到我不好意思了,我感到我的耳根渐渐的发热,小弟弟渐渐的膨胀……

  相信他也感觉到了,原本软软的东西变的硬硬的,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吧。就在这个时候,这个男孩隔着我的裤子,用他的手将我裤档上硬梆梆的地方慢慢的摸出一个轮廓,然后缓缓的磨梭着裤子里头的阳具。我没有抗拒,也没有出声,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怎么可能拒绝呢?哈都哈死了还拒绝?因为周遭都是人,所以他不敢太过分,他只是不断的用手指头在我的下体滑来滑去而已,而我依旧是望着窗外,但却看到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然后他停了下来,我正纳闷他怎么突然停了下来,原来他停在我裤子的拉炼上。我没有表示什么,还是望着窗子,这时,他缓缓的拉下了我的拉炼。接着,他的手轻轻的伸进了我的裤子里,隔着薄薄的内裤,玩弄着我的阴茎。

  要知道,我的皮带没有解开,他的手从狭小的裤缝伸进来,再加上我勃起的阳具,里面的空间就像是我们目前所处的环境一样拥挤。他的手无法放肆的移动,只能用指头刺激我的感官,玩弄了一会儿之后,他拨开了我的内裤,直接的接触我的性器,我接受着一次又一次的震撼!我不知道那时的我脸上是什么表情,我只知道,我完全的陷入了情欲之中。

  他先拉了拉我的包皮,拉起来又退下去,他似乎对皮皮很感兴趣,然后他握着我的茎杆,把包皮完全的退到后面去,让我那紫红色的香菇头完全的露出来。

  然后用手指碰触我的龟头,我全身最敏感的地方。他每摩梭它一下,我全身就仿佛被电了一下,那种触感实在是宇宙间超级爽快的感觉。我实在是忍不住了!

  我用我的左手抚摸他的臀部,就像捏一陀面团似的。然后我继续向下摸,我从这个男孩的跨下摸着他的股沟以及他的卵蛋。

  我慢慢的瞄向他,我发觉他闭上了眼睛,而且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和我一样的乱,这证明他也……在行进的公车上,在拥挤的人潮中,两个男孩子就这么忘我的陶醉在彼此的感官性奋中,闪亮而无形的电流,充斥盘旋在我们两人的身体里。

  当火山要爆发之际,是没有人能按奈、阻止的,眼看着我的性致就要达到颠峰,一股急流就要脱体疾射而出,但是……就在这个时候,公车停了下来。我们是站在后门的旁边,当公车停下来后,门就自动的打了开来。这一惊可不得了!

  他立即将他的手抽出了我的裤子,我也立刻将我的手从他的裤子里伸出来。

  由于他的动作太快、太突然,以至于当他抽手的时候,就这么扯掉了我几根鸟毛,让我在心里的惊吓之余又加上身体的疼痛,真的是……我的欲火已经完全的被浇熄,这时全身冒着冷汗,心里期望着不要有上车的人看到我的裤子拉炼没拉、内裤露在外面。眼睛望向车门外,我又是一惊!车停的站牌正好是我该转车的地方,没再向那个男孩看一眼我就急急忙忙的下车了。